Kao Yuan Universit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Department
 高苑資傳官網     回網誌主頁
「彌虱」風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誌取名為〔彌虱〕風情,因為彌陀有「虱目魚的故鄉」之稱,讓我們為您呈現彌陀風情。
 當地人文 - 高雄縣 > 「彌虱」風情 > 文章閱讀
2024 / 07 / 23
本月 上月 2024 / 7 下月 本日
  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    
我的位置
個人檔案


文章分類

好站分享

空間使用

  • 藝廊總數:100
  • 作品總數:2209
  • 累積人氣:135608
會員登入
•帳號:
•密碼:
查詢密碼  加入會員
活到老學到老的皮影戲人-許福助先生  

活到老學到老的皮影戲人-許福助先生

許福助先生:一九三七年生,彌陀鄉鹽埕村人。

       

         

 許福助先生原在建台水泥公司服務,後來接掌復興閣團長,逐漸帶領皮影戲脫離依賴廟會節慶的傳統模式,朝藝文活動展演和教育推廣的方向發展,使傳統的皮影藝術更能融入現代人的生活中。

 許先生三十歲開始學習皮影戲,累積近四十年的演出經驗,曾榮獲第十二屆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地方戲劇獎。他在職場生涯中曾獲頒優良職業車駕駛人榮譽證;四十九歲才學唱歌,卻贏得了八十座獎盃,其中還有十八座冠軍盃,他說歌喉是父母生成,不是學習或教導可得。

 許團長演出的足跡遍及歐、美、日本、東南亞…等世界各國,他期望「復興閣」能由後代子孫永遠流傳下去,但同時也很樂天知命的說:「寸氣存在千般用,一見無常萬事休。」在此,我們看到他豁達的生命態度   復興閣皮影戲劇團是全台唯一維持師徒傳承的皮影戲團,由於繼承的成員多為許家成員,因此也被譽為「許家班」。

 許福助先生表示,自己的上一輩並非戲團背景,五哥許福能十八歲跟隨「新興皮戲團」創團藝師張命首學習皮影戲,而且娶了張命首之女張月倩為妻。在許福能接掌戲團之後,皮影戲團便改名登記為「復興閣」。

 許福助在家九個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么,十一歲時父親過世,當時與尚未結婚的五、六哥同住。至十七、八歲,他到糖廠擔任農場工人,廿一歲進入唐榮鐵工廠,隨後考取駕駛執照。開過五、六年的大卡車,漸漸覺得日以繼夜的工作環境,實非長久之計,正想找一份穩定的工作,恰巧遇上建台水泥公司招考司機,他很順利的成為廠長座車駕駛,等工作一切就緒後,三十歲正式跟著兄長學習皮影戲。

 與年紀相差十四歲的兄長學習皮影戲,過程十分與眾不同。許福能先把皮影戲的潮州調錄在卡帶上面,再把唱詞的內容抄給許福助,許福助從此看著歌詞學唱潮州調。他心想兄長皮影戲技藝成就非凡,但生了三個女兒,沒人能繼續傳承實在可惜,因此運用開車的空檔時間學習唱曲,經過一段時間,接著學習皮影戲偶雕刻,當時五哥即已賦予他未來接掌戲團的使命。

 五哥許福能演出經驗豐富,皮影戲「上四本—蔡伯喈、蘇雲、割股、白鶯歌」精通,曾任國立藝術學院兼任講師,及獲得教育部頒發的民族藝術薪傳獎,生平除了致力於皮影戲的推廣外,亦屢次受邀至全省及歐美各國巡迴演出。

 民國八十六年建台水泥公司退休之前,許福助一直擔任兄長許福能的助演,時間長達二、三十年,隔年參與法國亞維濃藝術節演出,回國後即接手主演的工作,並於民國九十年正式接任團長重責。

 廿六年次屬牛、天秤座的許福助,自認個性像牛一步一腳印般踏實,雖然擔任兄長的助演數十年,卻沒有急於躍上主演的舞台,三十年的默默耕耘,從沒人發現他用鴨子划水的方式學習皮影戲唱曲,並利用晚上及假日時間學習皮偶的雕刻製作。

 站上主演的位置許福助已經六十多歲,他表示演藝人員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舞台,通常比較難割捨主演這個位置,往往是要演到不能再演了,才願意下臺放棄,許團長語氣堅定的說:「在我想,我會放!我不趕快培養人不行,等到我不能演了,接手的人一下就能學得起來?難道有那麼簡單嗎?」現在,許團長已經著手培養自己的三兒子,正積極準備把「復興閣」的光影延續下去。

 傳統戲劇沒有傳承勢必消失,因此必須儘快讓下一代有出頭的機會,新生代若有成就,「復興閣」就能興盛;若是接不上手,相對就可能沉寂、越來越差。

 許福助努力讓劇團的名聲保持不墜,他表示自己沒有丟兄長的臉,「復興閣」由許福能建立起國內外的知名度,但是他接手後同樣贏得大眾的認同,在既有的基礎上,國內外邀約演出場次絡繹不絕,跑過的國家不比兄長許福能少,不但對得起已故的兄長,也對曾是教自己吹嗩吶的師公都有交代。年少學吹嗩吶覺得無法營生而放棄,繞了一圈輾轉又回到傳統表演藝術行列。

 許福助說:「我有三支香插田府老爺的爐,沒有讓兄長失望的是,我也獲得了地方戲曲薪傳獎,如果沒有打拼、沒有資料,要怎樣去拿那個薪傳獎!」語氣中許團長流露出要為自己爭一口氣的決心。

 但是在台北偶戲館、屏東科技大學、縣文化局…等,北中南十三地的授課過程中,許多碩士、校長、老師身分的學生稱呼他為老師,總令他難為情的無法應答。他總是謙遜的跟台下學生說,自己只是師祖講的「慣者為師」,因習慣在戲棚裡,熟能生巧而已。

 三支香下爐拜過田府老爺,皮影戲的功夫得重頭學起。

 印象中最苦楚的事情,是雕刻皮偶時不小心刻斷線條,因此每到下午三、四點鐘,看不見刀鋒就不敢再繼續雕刻下去,一旦失手戳斷線條,不只自己可惜痛入心扉,經常戳斷師傅也會賞以棒槌。許福助表示兄長把期望都寄託在他身上,因此對他特別嚴格,不過他也認為,不兇的老師教不出好學生

 學習的過程一點一滴都須按照規矩來,皮偶的操作也不例外。師傅要求皮偶的動作必須像「人」一樣,尤其文戲皮偶的表演要求更高,男性得抬頭挺胸,女性則要稍微彎腰表現羞澀,身體動作細膩的彷若真人。

 最難表現的武戲動作是一手拿皮偶做「跳腳」,另一手拿馬做動作,左右兩隻手必須同時做不同的表演。雖然那要花很多時間學習,但許老師毫不自誇的說:「藝術的事情絕對都學得起來,只看你肯不肯用心去練,但是你如果懶得把藝術練出來,你常常也都不會,要把偶的步數練出來,你一定要專心去練。」

心得:人說「活到老學到老」,許福助先生的例子,為這句話做了最好的見證。

文章分類 : 地方人文文化類
a971001於 2008/11/03 13:58:56發表 || 我要評分(0) || 回應(0)

hey~快登入Blog,給本文做個回覆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