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o Yuan Universit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Department
 高苑資傳官網     回網誌主頁
五樂不作
高雄玩透透
 當地人文 - 高雄縣 > 五樂不作 > 文章閱讀
2024 / 07 / 21
本月 上月 2024 / 7 下月 本日
  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    
我的位置
個人檔案



文章分類

好站分享

空間使用

  • 藝廊總數:116
  • 作品總數:2803
  • 累積人氣:104745
會員登入
•帳號:
•密碼:
查詢密碼  加入會員
『鳳山』曹謹 先生  

        曹謹,字懷樸,原籍中國河南省河內,清治時期,清廷派來台灣的官員。

        大多因天高皇帝遠而容易產生因循苟且的心態,加上任期不長,能留下顯赫政績的並不多,但曹謹卻是少數的例外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一八○七年(清嘉慶十二年)考中解元(註1),後以「大挑」(註2)分發到直隸擔任知縣,之後還當過平山、饒陽、寧津等地的知縣,都有不錯的政績。

        一八三六年(清道光十六年),曹謹被派到福建省掌管閩縣縣務,正好碰上大旱災。依照閩縣的習俗,遇到旱災時,全縣大小官吏都必須半跪半走地到山上去迎湖神祈雨。曹謹對此非常不以為然,認為平常不做好水利工程,臨時才來祭神求雨,根本是徒勞無功,因此堅持不按習俗行事。不過,之後曹謹根本還來不及在這裡一展所長,便又被派到台灣當知縣。

        一八三七年,曹謹就任鳳山知縣。碰巧台灣南部也發生了旱災,不少災民淪為盜匪,民不聊生。曹謹到任後,隨即前往各地巡視,當他發現下淡水溪(今高屏溪)旁廣大平原地帶的農田,因缺水灌溉而讓農作物無法生長時,便決定開鑿水圳,興辦灌溉工程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謹首先召集了縣內的重要士紳,對他們陳述開發水利的重要性及構想,結果順利得到士紳們的支持,願意出錢出地,幫助曹謹完成計劃;接著又親自尋訪召集各地技術不錯的工程人員,開始進行工程。

        在水圳開鑿的過程中,曹謹經常利用公務之餘,徒步視察工程進度。為了不給工人太大壓力,他總是親切慰問工人,與工人談笑風生。自然而然,工人們也都樂於幫曹謹賣力工作,工程進行得非常順利。

        一八三八年(清道光十八年),水圳終於開鑿完成,從下淡水溪畔的九曲塘(今高雄縣大樹鄉的九曲堂)開始築堤設閘,引下淡水溪水,共設四十四條圳道,總長有一百八十二里,灌溉面積遍及今高雄縣市南部所屬的十幾個鄉鎮市區,共三萬一千五百多畝農地,每年增收的稻穀多達十五萬六千六百多石。不但解決了旱災所帶來的饑荒,更使得百姓生活逐漸富裕安定,盜賊也逐漸絕跡。上級知道後,特別派知府熊一本前往實地勘察,對水圳的建造十分嘉許,認為曹謹的功勞很大,乃將水圳命名為「曹公圳」,並予以立碑紀念。

        幾年後,鳳山縣又發生大旱災,而且規模更大,曹公圳的水根本不敷使用。當時已不是鳳山知縣的曹謹在得知狀況之後,便趕緊協商鳳山縣的貢生鄭蘭、附生鄭宣治等前去說服一些地主和墾戶出資開鑿新圳,而新圳開鑿期間,曹謹也仍然時時關切新圳的進度。一八四四年(清道光二十四年),新圳工程完成,自此以後,鳳山縣便罕見旱災侵襲,得到灌溉之利的田地也更多了。當地居民為了表示不忘曹謹的恩德,於是稱新圳為「曹公新圳」,原本的水圳則稱為「曹公舊圳」。

        除水利工程外,曹謹也善於聽案斷訟。有一次,曹謹獲報在野外發現一具屍體,並前往驗屍之後,便立即召集附近以砍籐為業的人,要他們把砍籐用的刀拿出來烤火。其中有一人的刀上留有血痕,經過訊問之後,果然他就是兇手。百姓對這樣的斷案方式,無不覺得驚奇;有人問曹謹怎麼知道兇手是籐工,曹謹回答說:「只要仔細觀察死者的刀傷,就知道兇器一定是砍籐之刀。」由此可見曹謹明察秋毫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 曹謹執法寬大,不隨便為難冤枉人,但只要犯法,也必定重罰,致使一些為非作歹之徒,都不敢犯法作惡。曹謹也嚴格規定下級官吏差役不許壓榨百姓,曾在縣署衙門立下「嚴禁胥差勒索資費」的告示,對貪官污吏給予嚴懲,使人民都能夠安居樂業。

        曹謹在鳳山縣的施政,為百姓解決了不少人天災人禍的問題,所以當他於一八四○年(清道光二十年)升任台灣北部的淡水同知,要離開鳳山縣之際,有不少地方父老都不捨地攀住車轅哭泣,據說有多達數千人前來送行,其所受到的愛戴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 曹謹剛到任淡水同知不久,就碰到清廷與英國爆發鴉片戰爭。英國艦隊深知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,一直對台灣虎視眈眈,隨時有可能登陸占領台灣。曹謹也明白這一點,但當時淡水廳的轄區非常廣大,從最北邊的基隆、台北一直到中部的大甲溪,沿岸大小港口甚多,並不好防守。曹謹在巡視完海防之後,便下令凡是可以停靠船舶的海岸,一律用沙包填淺,讓戰船無法靠近,並親自訓練鄉兵,準備擊退來犯的敵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一八四二年(清道光二十二年)初,英艦隊突然襲擊大安港(今台中縣境)。早有準備的曹謹,一面下令要岸邊的砲台對準英艦隊攻擊,一面指揮民兵狙擊登陸的英軍;結果大獲全勝,總計俘虜了英兵二十人、印度傭兵一百六十五人,奪下大砲二十門,其餘虜獲的彈藥糧草更是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敗走的英軍並未死心,又勾結橫行於台灣海峽的海盜,騷擾台灣近海。曹謹於是親自率領五十隻哨船,急擊海盜船隊,最後全數逮獲,送往府城正法,也阻止了英軍的計謀。

        英軍見台灣遲遲無法拿下,索性讓艦隊於海岸周邊巡弋,等待機會。曹謹見此,也日以繼夜地巡邏淡水廳沿海各要地,其間曾數度擊退企圖靠近基隆、淡水、三沙灣等地的英船,讓英軍始終無法越雷池一步。相較於清廷在鴉片戰爭中慘敗,曹謹在台灣的表現,更顯得難能可貴。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解決了外患,卻又在一八四四年(清道光二十四年)於淡水廳和彰化縣境內爆發大規模的漳、泉械鬥。以往,對於械鬥,清廷大多採取武力鎮壓的方式,雖然能遏止械鬥擴大,卻只是暫時性的和平。而且,清廷派來鎮壓的士兵,紀律往往不佳,經常藉機騷擾無辜百姓,造成很大的社會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曹謹不再採取鎮壓方式,寧願冒險趕往廳、縣交界械鬥特別厲害的地方,請來雙方的領頭人,一再為他們陳述剖析利害關係。經過兩個月的努力,滋事的群眾終於體會到曹謹的苦心,願意拋棄敵意,械鬥總算逐漸平息。事後,曹謹為了避免類似事件發生,還特別在中港、後壟(今苗栗縣後龍鎮)兩地立碑,諄諄力勸漳、泉籍民務必和睦相處。

        曹謹在淡水同知任內,特別重視文教的提倡與振興,每月初一、十五日都固定到廳城(今新竹市)的明倫堂宣講聖諭,並且以公費印行《孝經》、《小學》,做為私塾學童的啟蒙用書。有空時,也常到學校幫學生考試,成績特別優秀者,必定發給獎學金以資鼓勵。

        艋舺(今台北市萬華)地區,原本於前任同知婁雲任內即計劃要興建一座書院,後來卻因經費不足而中斷興建工程,直到曹謹上任後,捐出自己的薪俸兩千金,才讓工程得以繼續,於一八四三年(清道光二十三年)興建完成,讓一些貧困卻有心向學的人有了可以讀書的地方。同時,曹謹還在各村莊廣設義塾,延聘博學多聞的士紳任教,興盛了淡水廳的文風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,曹謹耀眼的政績,卻不能見容於腐敗的官場。隨著他的聲望高漲,來自上級的忌妒與陷害也接踵而來。一八四五年(清道光二十五年),心灰意冷的曹謹,以生病為由辭官返鄉。臨行時,五年前鳳山縣數千名百姓送行的場面,又在淡水廳重演。曹謹以一名地方首長的身分,能同時得到台灣南部、北部人民的愛戴,可算是空前絕後。

        曹謹回鄉後不久,就因病去世,淡水廳的百姓為感念他的德政,便將他的牌位迎入德政祠。一八七六年( 清光緒二年 ),福建巡撫丁日昌奏請朝廷將曹謹奉祀於官方的名宦祠獲准,也代表了清廷對曹謹的再度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 至於廣受「 曹公圳 」恩澤的鳳山縣民,更是爭相捐資為曹謹立祠,今天高雄縣鳳山火車站前有條大馬路叫「 曹公路 」,曹公路上有個學校叫「 曹公國小 」,就都是為了紀念曹謹而來;每年十一月一日「 曹公廟 」的祭典,更是鳳山地方上一年一度的盛事。

資料來源:http://www.tipi.com.tw/taiwanhistory_detail.php?twhis_type=2&twhis_id=11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回首頁

文章分類 : 地方人文文化類
play_puma於 2008/11/27 12:12:27發表 || 我要評分(0) || 回應(0)

hey~快登入Blog,給本文做個回覆囉